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正文

沙坪坝铁路综合交通枢纽工程建设纪实

发布于:2018-09-28

来源:重庆交通枢纽集团

       她“走”了!37年前,沙坪坝火车站(原重庆北站)横空出世,作为湘渝线的重要一员,她曾发挥了无可取代的作用,以致她停运的那天,无数乘客争相与她留影、众多铁路职工因她红了眼眶,万般不舍。

  她不得不“走”!堵车、停车难等现实问题,让人们必须重新审视她的存在方式;“内畅外联”,成为重庆打造现代化城市立体交通的时代主旋律,成渝城市群的迅猛发展势头,加上的市民高期待值,更是“逼”着她必须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为了不负政府和市民的重托,沙坪坝铁路综合交通枢纽工程的匠人们说,要改变,她就需得“千锤百炼”、“断筋换骨”,经常人所不能承受之重;要建设好她,就要以一往无前的干劲,拼出样儿来!

  她,誓要浴火重生!

  时不我待 山城“蛟龙”欲破土

  在老百姓眼中,高铁穿行的立体交通,俨如一条活泛在城市身体内的“蛟龙”,是城市快速发展的印证。

  在重庆“十三五”规划里,“米”字形高铁体系规划就格外显眼:五年内,在成渝高铁的基础上,重庆将建成渝万高铁(西向)、郑万高铁(东北),同时加快渝昆(西南)、渝西(北向)、渝怀高铁(东南)前期工作,确保“十三五”初期开工建设;加快渝贵高铁(南向)前期工作……

  沙坪坝铁路综合交通枢纽工程将不仅仅是条“蛟龙”那么简单,更是个集聚多项功能的“宝盒”,担负着保障铁路运营安全、改善城市面貌、提升城市形象的重任。那么,“宝盒”又该如何设计施工,才能焕发沙坪坝火车站的新生命,重释沙坪坝这片老城区的风采?

  重担落在重庆城市综合交通枢纽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肩上,董事长郑志明、总经理何川、副总经理易兵和他们的团队几易其稿,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他们要在沙坪坝火车站旧址上挖个大坑,即通过对项目周边城市道路改造升级,充分利用城市地下空间、铁路站场上部空间、城市道路空间,地面上下都要建楼。

  不再一味占用大面积的平面建枢纽站,而第一次从空间上着手,打造立体交通,既节约了土地成本,也兼顾了现实因素——众所周知,沙坪坝城区历史悠久、地形复杂、管网铺排等早已定型,设计不得不多加考虑 。

  于是,在重庆市政府与铁路总公司签订的协议里,沙坪坝将打造集高铁、轨道交通、城市铁路、公交、出租、人行交通等为一体的现代化城市核心综合交通枢纽,实现一体化无缝换乘;同时,上盖广场将拓展三峡广场,为市民提供更加宽阔和优良的生活一体化场所,最终实现沙区核心区的交通改善、商圈提档升级、核心区扩展等综合目的。

  3年前,项目正式开工,沙坪坝“蛟龙”终欲破土而出!究竟,如何保障顺利建设施工?

  匠心智造 立体交通正变现

  在重庆枢纽公司会议室里,郑志明董事长自信地向我们讲起了项目设计施工方案。“喏,记者朋友你看!”眼前,一幅幅沙坪坝铁路综合交通枢纽的细节图逐渐铺展开来……

  “沙坪坝枢纽站的基坑面积达6万多平方,最大深度达47米,离周边的高层建筑最小距离仅6米,是全国都罕见的超大型基坑。”综合交通枢纽体系均设置在地下,共7层:新修的轨道交通9号线、环线以及运营中的1号线,再加上高铁、出租车、公交车等,分布在不同楼层,每层皆具有不同的交通功能并相互有机衔接,形成立体、便捷的交通转换系统。其中,负一至负六层同时还设置有地下大型停车库,车位总数约3600个;此外,沙坪坝项目将是全国首次在铁路车站场上盖城市空间,枢纽上盖面积5.1万平方,布置了六栋超高层建筑以及其下的商业裙楼,项目物业开发面积达48万平方。

  “项目建成后的沙坪坝高铁车站预计日高峰发送旅客量4万人次左右,届时,乘坐高铁由重庆到成都只需不到一个小时。”那时,旅客在“盖子”上享受生活之便,交通车在“盖子”下井然有序地流动,“零换乘”体系的完美设计满足着乘客的花样需求。

  这是一场历史性的“智造”!然而,在郑志明等枢纽人的立体交通蓝图里,大刀阔斧的首次尝试是场摸着石头过河的体验,虽然新鲜刺激,但却须不时面临着惊心动魄的挑战——

  沙坪坝铁路综合交通枢纽工程,业内称她为“亚洲最难、最复杂”的工程。在老城区里“动刀子”,一个基本前提是不能对既有建筑造成破坏,这就意味着某些工程只能在极为狭窄的空间内作业,安全管理十分重要。

  “爆破时上有高楼,侧有管道,难度相当大。”中冶赛迪重庆赛迪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总监理工程师曾革说,“站东路施工时,与轨道线仅仅不到10米的距离,施工人员也是冷汗直冒啊。”而每到周三,成都大西南公司总监理工程师孙庆便要奔赴施工现场,进行专项安全检查,现场记录问题,指导施工单位施工,确保项目安全。

  “这是国内首例铁路综合交通枢纽工程,没有成熟的案例可以参考。”易兵在规划施工中同样遇到不少技术上的新难题,大部分时候工程建设与科研是同时进行的。“这么复杂的地下体系,其地下消防与防灾于我们甚至全国来说都是陌生的。”枢纽公司为此请来了国家消防研究所等国内顶尖专家团队会同川渝两地消防研究人员共同商议制定具体措施,采取仿真模拟技术对各种事态进行仿真试验,得出详细数据后实际应用到工程措施中去,终于解决了这一大难题。

  是啊,创新,就意味着攻坚克难,逾难志逾坚。“沙坪坝站铁路综合枢纽项目工程技术异常复杂、实施难度非常大。作为一名工程技术人员,能够参与项目的建设管理,既是难得的职业实践机会,又是检验技能素质的战场。一定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千万建设者一道为项目的建成贡献自己的力量。不负信任、不辱使命。”枢纽公司规划前期部部长李田生深有感触。

  由于难有借鉴的经验,为了保证主体工程的顺利进行,有些工程可能建好又得拆了重来。负责管网迁改工作的高飞是枢纽公司的现场代表,5年前从部队转业后,接手的第一个项目便是沙坪坝铁路项目管网迁改。至今,由他牵头完成签订113份水、电、气、弱电等管网迁改合同,其中,弱电临时迁改次数竟多达3次。最终,14家产权单位涉及迁改总长度约150KM的管线铺设完成,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

  好在,这众多的不易,匠人们都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而此刻,在建筑工地上,重庆市青年文明号——中铁十七局集团有限公司沙坪坝项目施工方也正埋头在“大坑”里,为了早日把沙坪坝铁路综合交通枢纽工程变成现实,他们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这一梦想……

  众志成城 誓将旧貌焕新颜

  如今,人们看到,过去的沙坪坝火车站正在向现代综合立体交通枢纽变化。然而在这变化的背后,是建设者的担当。

  一个建筑施工场地一如战场,虽无硝烟,作战者却也得勇气与智慧兼备。

  中铁十七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员工便是这样的战士。多年来,“指挥官”李子勤带领“战士”们早已上过无数次“战场”,他们常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诀窍就在于“用心去做”。而今,作为沙坪坝枢纽工程指挥部党工委书记,李子勤用他熟悉的“半军事化管理制度”,让工程有条不紊地行进着。

  李子勤是军人出生,习惯了严规严矩,并时时以国企员工的信条告诫自己和工友们。也正是他这执着的品性,让2000多人的建设团队似乎受到了感染,对自己严格要求。在指挥部前方50米,工友们上下班必经之处,一块大的电子显示屏,滚动闪现着“工作经验总结”、“注意事项”等字眼。即便已看过多次,但“战士”们说,每每经过都会不经意瞅上几眼。

  这个战队很清楚,他们每天的工作地点就在重庆心脏地带。在并不算大的作战指挥部里,李子勤曾经接待过省部级领导、各类媒体,他很清楚社会对沙坪坝枢纽工程项目的关注度有多高。任务重、工期有限,没有其他选择,这个战队必须继续高昂着头颅勇敢前进……

  迎接他们的是一场场攻坚战!

  小小的指挥部里,安全、环保等专题会议开了无数次;7名局指挥部人员全天24小时轮流值班。为了控制扬尘、噪音、灯光污染,他们选择白天爆破,晚上绑钢筋;沙坪坝创建卫生城区,他们想尽办法控制扬尘;工地附近的重庆八中学子高考,他们愿意“零噪音”。即便这样,如期完工的心愿已然深深刻在每一个项目参与者的心里。

  31岁的成都青年尹红斌已有6年的施工经验,曾参与过亚洲第一大站“郑州东站”建设的他,此次是沙坪坝项目中的技术员。每天7点过,他就得花上个把钟头到工地清点工人到岗情况,然后放线、并负责人员调配等工作。

  晚上到家,累得倒在床头就能呼呼大睡,妻子心疼他,便专门辞职为他洗衣做饭。纵使如此,他也有近一年未见到自己的父母,年幼的孩儿也只能通过电话叫声爸爸。说到这,尹红斌的眼眶有些湿润起来……

  “最大的不同就是什么都不同。”李子勤说到。在这位指挥官眼里,他的每一名战士都在尽力克服这重重困难,不论是身体上抑或是精神上的。毕竟,他们正参与智造沙坪坝的“历史性变化”,一切都是值得的!

  目前,沙坪坝项目一期基坑基本开挖到位,完成了一、二期交通转换工程,及轨道九号线区间隧道的施工,正在进行二期基坑开挖与支护、天陈路下穿道、铁路站场上盖桩柱基础、站南路、东连接道等工程施工,施工场面全面展开,同时2017年1月21日完成三期交通转换工程。计划2017年8月底前完成站房工程并移交成渝客专公司进行四电等站后施工,2017年底实现通车。

  待到沙坪坝高铁通车那天,尹红斌说,一定要带着家人一起体验这条铁路,他会自豪地告诉儿子,“看,这条铁路也有爸爸的一份功劳呢。”

  其实,尹红斌的梦想,又何尝不是整个重庆的梦想呢!沙坪坝火车站,必将经历凤凰涅槃,方可重生!建设大会战中的沙坪坝铁路综合交通枢纽,终将华丽转身!

                                                                                                                                                                    来源:人民网